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

PEEK;PTFE;POM;PMMA

 
 
新闻中心
  • 暂无新闻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正文
大风刮过的相关评论铁算盘
发布时间:2020-01-29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两年来,我常摇一叶轻舟,经过晋江。某日于江潮之中,发现一块太湖石,成因乃是大风刮过。赏鉴者已甚多,我停舟远远观看。又一春,赚取几多笑与泪。江山多少年,虽有拖沓却灵气逼人。及至新开的桃花债,妙趣横生。我忍不住靠近这块太湖石,说一句:君并非凡品。

  晋江是热闹江湖。轻舟万驾,常有佳丽入眼。此地物产丰富,奇花异草,珍稀鱼类,我也有见识。可是这块太湖石,独立于群。一眼便可见它,却猜不出它有多重,它有多久。

  太湖石,讲究四个字“瘦,皱,漏,透”,大风的语言艺术正可比拟。广而言之,写作的精髓也有这四个字。

  第一要瘦,盘骨苍劲,不显臃肿。大风的笔力出众,但不卖弄,不夸耀。往往只用寥寥数语,就可叫人印象深刻。《桃花债》中的衡文清君下凡,与宋珧会面时,只写一句“他在三千树桃花的灼灼风华中向我轻轻一笑”。这样的外貌描写实际上是虚化的,铁算盘!可是读者已经可以想象出那无双仙姿。若大风把衡文的头发丝儿写到手指尖,效果反而不好。我在读又一春的时候,就发现大风懂得把握分寸,不会为了煽情而大上排比句。《江山多少年》的拖沓,也并不是语言形成的问题,而是架构上支线芜杂,才显得美中不足。文坛过客,多有喜写长文不能求短的,其实若讲究笔下一个瘦字,二十多万写成十多万,节省下的笔力便可写新文,画新人去了。岂不是更好?

  第二要皱,纹理深刻,棱角突现。大风的语言,看似有点癖气。某姐曾对我说,又一春的开篇有趣,嫌癖气多了点,油滑了些。当时我也有此体会。但是细细品味,大风的癖气,却恰是其特色。要在轻喜剧中显得独树一帜,语言的标记一定要明显。在《桃花债》中,大风的癖气只有一些残余,并可称为“雅痞”。诗词俗语,都在大白话中自然的写出来了。主角的自白,看似玩世不恭,其实悲悯无处不在。例如宋的心理活动“……我怎么捉摸着该上诛仙台的人该是我?”一句话,宋的人性,善良,无奈跃然纸上。我向来觉得文笔不存在好坏,但文体要特别。就譬如演员可以不美,但是要有特点,让人记住。譬如《桃花债》中,几千年就是一瞬间的事情。人物没有对错,文章没有高下,大约只有个人风格,是不可磨灭的触感。

  第三要漏,流痕分布有序。文章中总要有点悬念。悬念太深,读者说你故弄玄虚,悬念太浅,文章的质感不佳。大风的每个文中,都有悬念。出人意料,又在情理之中。很多人为又一春的结局难过,实际上这样的结局就是人生的写照。纵然不写死亡,难道这一天终于不来了么?大风的伏笔,看似很淡,但回头咀嚼,总是让人叹服。例如《桃花债》才开了三万字。悬念的设置就恰好。玉帝玩得是哪盘棋?高位的衡文下凡,只是为了帮助宋珧折磨那两位?谁的桃花债要还?大风笔下,不动声色的写小宋的迷惘,不轻不重的写病秧子若言,不紧不慢的写清雅深情的衡文。随着他笔力推动,小宋迷惘依旧,读者跟着茫然;若言微有变化,读者似懂非懂;衡文逐渐放网,读者心领神会。在大风的文中,大风是主人,掌控着人物。大风没有一些作者的被动,吃力,局促。因为他的语言,已经到了这个境界。真是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

  第四要透,溶洞密布,透澈明白。大风的语言,最叫绝的就是这点。有时候看了忍不住发笑,但笑过以后,不得不佩服大风的明白。文如其人,这点我是不苟同的。但是行文间的感觉,跟作者的世界观有点接近,也不可否认。大风的主角固然出色,配角也能体现出他的大智慧。例如《桃花债》中的一个小孩子---李王爷的侄子小晋宁。我关注大风写这个小孩好长时间了,写得活,写得好玩。人人都以为李思明是白虎精转世,可是小侄子一语道破天机“老虎的脸是圆的,你的脸不是圆的”,所以他觉得叔叔不是老虎精。这样的解答看似天真,看似荒诞,过后感慨,很多事情说出来就是简单的。同样这个小孩儿,见到漂亮的衡文就动心,还想“吃豆腐”。无形中和装腔作势的大人们形成鲜明对比,孩子心中纯洁,因此不会遮掩,喜欢就是喜欢,藏不住也不必藏。

  还有出场一点点时间的狐狸精“毛团”。宋称呼他为毛团,殊不知毛团才敢于追求,是真英雄。衡文懂了,把他当作和自己一样的生物。宋珧看来不想懂,因此把他看成精怪。三人互动,真是无言的讽刺。大风的笔下,主角“我”没有多少自怜自恋,倒是多了份“自嘲”。因此更加可爱。

  太湖石,是中国精神的一种石头。瘦和皱,像文人写照。漏和透,是佛道的禅机。

  冒酸的文人,有钱的商贾,平头百姓,都可以爱这种石。大风的语言,是有悟性的,不论是《又一春》中的论“佛”,还是《桃花债》中的说“道”。

  我想说:如果这就是小白,我多么希望自己梦笔生花,也能成为晋江底一块小小的白色鹅卵石。蹲在你这块“小白”太湖石的边上,仰望苍穹,笑看风云。